会员   密码 您忘记密码了吗?
1,012,819 本书已上架      购物流程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用户协议

有店 App


当前分类

购买过此商品的人还购买过

从旁杀出

从旁杀出

RM18.00

浏览历史

网店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马来西亚出版品 > 文学作品 > 榴梿当头Durians Overhead
榴梿当头Durians Overhead
上一张
榴梿当头Durians Overhead
下一张
prev next

榴梿当头Durians Overhead

作者: 张木钦
出版社: 燧人氏事业
出版日期: 2007 年 11 月
商品库存: 18
市场价格: RM20.00
本店售价: RM18.00
用户评价: comment rank 5
购买数量:
collect Add to cart

您可能也会喜欢下列商品


详细介绍 商品属性 商品标记

 内容简介: 本书收录 74 篇精彩评论,内容涉及各种社会现象及议题,例如政治花招、党团闹剧、官场黑幕、华教困境、民间疾苦等等,反映马来西亚的华人社会境况。最后一篇〈谁主浮沉?——从修宪看统治者地位 〉则分析在我国君主立宪制下,统治者所拥有的权力与影响力。

作者文笔锋利却又风趣轻松,或讽谏时弊,或悲天悯人,每每巧用譬喻,妙趣横生,正如陈应德所评,“流畅活泼,而且有大快人心之感”。
 
作者简介: 张木钦,报界耆宿,文坛名笔,素有 “江湖第一笔” 的美誉。他从事华文报新闻工作长达三十多年,从1961至1992年历任《南洋商报》记者、编辑、主笔、总编辑等职。
 
“江湖第一笔” 张木钦最新作品集《榴梿当头》,仿佛是昨天才写毕交稿刊印的文章。
 
张木钦文笔简练风趣却锋利深刻,他讽谏时弊每每巧用譬喻,妙趣横生,嬉笑怒骂间,让人读了大快人心,也有许多值得深思之处。
 
《榴梿当头》收录的74篇精彩评论,其中前58篇是作者于2001~2002年间所写的专栏文章,另外 15 篇原刊于 1993 年。
 
我们依然原地踏步?
 
文章内容涉及各种社会现象及议题,例如政治花招、党团闹剧、官场黑幕、华教困境、民间疾苦等等,反映马来西亚的华人社会境况。
 
然而把这些作品对照当今国内局势和官场现象,不禁让人要问:究竟是张木钦有先见之明,能预见未来之事?还是多年来,我们依然原地踏步?
 
读张木钦,仿佛就是看《射雕英雄传》里的洪七公行侠仗义,一招一式都正气凛然,威力十足,挨了掌的人固然痛彻心扉,但也只有自叹倒霉。
 
只因为,洪七公仗义出手,替天行道,大快人心。
 
张木钦的笔锋,也是如此。
 
神来之笔让人莞尔
 
在〈快点!我要提高收费〉,谈政府接手管理巴生谷公共交通,要整合成为一个系统。转眼6年过去了,张木钦在文中嘲讽的轻快铁站“与世隔绝”、“汽车入市收费”、“提高停车费减少停车位”、巴士服务考验搭客的韧性等,如今依然每天上演,实令人读来摇头不己。
 
在〈胜则追杀,败则切齿〉,张木钦一句 “我们局外人以为党国领导人是选举出来的,有选举才叫民主;当局者却认为选举会造成分裂,所以应该安排,至少要安排最重要的职位”;还有谈及马华党选,笑问一句 “马华是不是允许失败者生存呢?” 即使今日回顾2005年马华党选及来届党选,都有令人深思之处。
 
张木钦写〈搞团结会搞到翻脸〉的时代背景,是巫统邀回教党谈马来人大团结,结果回教党说巫统应解散保留一个党(回教党)才能团结马来人。张木钦笔锋一转,转向一直号召华人大团结,声称代表华人的马华。他又举当年林敬益在马华搞 “华人大团结”,结果让总会长陈修信把整帮人开除。
 
“华人大团结比不上总会长宝座更重要,若威胁到宝座,团结可以不要。”读来实是令人拍案叫绝。
 
谈到大集会,2001 年街头依然“烈火莫熄”。在〈黑色日子老神在在〉,张木钦就警方在 4 月 14 日“黑色十四”大逮捕据说企图以武力推翻政府的蔡添强等7人事件,戏谑说市民“淡定如故,只问会不会塞车”。
 
他说,“有枪的人永远赢过手无寸铁的人,不论是 5 万人或是 50 万人,遇到枪炮便倒地不起,真正掌控大局者是军队,缅甸如此,菲律宾如此,印尼也如此。街头示威能造势,不能定江山。”
 
即使是街头示威,张木钦点评韩国人与大马人表现就很传神:
 
“也许国民性格可以从示威中表现出来:韩国人像武夫,大马人像秀才;韩国人打跆拳道,大马人跳‘浪迎舞’。”
 
而他神来一笔“会不会闹翻天?也许起初热烘烘,过后主办者还得打广告吸引听众,不忘声明‘入场免费’,而民众越来越挑剔,非名嘴不听,非大场不到,因为禁止的东西才可贵,一旦开放便稀松平常”,如今读来,仍让人会心一笑。
 
张木钦对时事总能从另一个角度切入,而有令人耳目一新的说法。就以日本首相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一事,张木钦在一片诉诸情绪的愤怒指控声中,提出了更多人该自省的地方:
 
“日本人的行为,等于不久便喝问一声:‘亚洲人!你们忘了上一代的血海深仇吗?’我们的回答是:‘真的差一点忘了,多谢你的提醒’。”
 
对于狗仔队,张木钦反思本地新闻业采访的方式。“比之狗仔队,我们的记者是十足的君子……不论是政商娱乐各界,甚至华团名人,有事宣布便来个记者会,讲出他们所要你报道的,略去他们不想让人知道的……记者招待会的新闻,好像成为最正当、唯一正当、此外皆不正当的新闻来源,充斥了篇幅。”
 
因此,他说狗仔队在港台那种自由环境能够生存,却不是每个社会都允许他们生存。“换句话说,狗仔队还是一个社会奢侈品呢”!
 
最近扫荡非法外劳的新闻又见报,再重读张木钦在2002年所写的〈但愿这次打真章〉实让人莞尔,他说扫荡非法外劳招式已用老,唯该此也许会有成绩,因为首相发火了。
 
“我们这个国家就是这样,一些不该存在的现象明明存在却没有人去理,忽然有一天给首相发现了,怒斥一声,事情便搞定,包括小如垃圾堆积如山,大如铲山破坏环境,都要首相亲理。”
 
读毕张木钦这些多年前所写的文章,对照时局,怎不令人再叹“江湖第一笔”的高瞻远瞩呢?
用户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我要评论
用户名
电子邮件地址
评价等级 1 2 3 4 5
评论內容
验证码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