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您忘记密码了吗?
1,655,942 本书已上架      购物流程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用户协议

有店 App


当前分类

浏览历史

当前位置: 首页 > 马来西亚出版品 > 有人出版社 > 有人长篇武侠小说 > 南邦詩劍煙雲錄(限量作者亲签版)
南邦詩劍煙雲錄(限量作者亲签版)
上一张
下一张
prev

南邦詩劍煙雲錄(限量作者亲签版)

作者: 陳蝶
出版社: 有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4年4月
商品库存: 40
市场价格: RM60.00
本店售价: RM60.00
购买数量:
collect Add to cart
详细介绍 商品属性 商品标记

内容简介

陳蝶二十三萬字長篇武俠小說。以六百多年前明朝燕王朱棣篡位、建文帝逃亡為背景,引入文壇友朋、作者文學歷程和事跡,糅合成一個前所未見之刀劍/筆墨江湖。

馬華著名詩人及評論家溫任平長序推薦:

「陳蝶《南邦詩劍煙雲錄》是一部變體自傳(autobiography),書裡可以找到超過二百八十位馬華文壇本尊。多數人物名字以諧音出現,用指事、會意、假借之法或借代或暗示。陳蝶無意於惡搞諧諷,她用心於通過一個虛擬蜨姑,交代自己五十年來所識人物與經歷。」

「詩劍恩仇」綰接感情糾葛,陳蝶這部小說於焉也是懺情錄。

  

作者简介

陳蝶,原名陳婉容,1953年出生於檳島,祖籍廣東梅縣。

華小畢業後就讀國文中學。高中畢業後獲聘為吉隆坡內政部書刊檢閱員,一直工作至退休。1984年曾被調職往砂拉越首府古晉,1999年調回吉隆坡布城。2011年退休後獲聘為內政部電影檢查局局員至2013年。

成長於山區,飽受西山、旗山與鶴山鍾靈之氣灌沐,以及四面潮汐之澎拍,加之父親閱讀習慣陶塑下,與文學結緣。高中時投稿亦是在家鄉的《教與學月刊》,曾陸續獲得王萬才散文獎、蕭畹香散文獎、砂拉越星座詩社散文獎,星洲日報花蹤文學獎散文獎,以及天狼星詩社大馬現代詩獎主獎。

1989年由砂拉越華文作家協會出版散文集《蝶之集》,以及1992年再由該協會出版《父女圖。

2020年,獲得雪蘭莪陳志英張元玲教育基金贊助出版散文集《天色將暮君何往》。

 

目录

建文帝在逃: 情愛,終不許一語道破

——序陳蝶的武俠長篇《南邦詩劍煙雲錄》 ◆ 溫任平 009

第一章 訪舊友  途中有奇逢 023

1.1 滿剌加新王崛起 023

1.2 尋名劍‘溫柔慈悲’ 033

1.3 沙家幫亂剛迦國 041

第二章 釣月樓  細說新城邦 047

2.1 三俠友海外忽歸 047

2.2南邦源自狼牙修 052

2.3 水上擂台選武才 058

第三章 挺俠友  密林沖義氣 065

3.1 一俠獨去一俠追 065

3.2 胡天蛟單足奇功 069

3.3 易水寒心懷叵測 075

第四章 聽風溪  聽者露心機 079

4.1 秦乙仕王者風采 079

4.2 溪畔姑娘顯心機 084

4.3 深山箭寄紫薇花 089

4.4 南京城驚傳巨變 092

第五章 喜相逢  翰墨映俠風 099

5.1 文武兼備誰家院 099

5.2 不愛刀劍愛歌衫 104

5.3 萬里追蹤邢家人 110

5.4 詩劍交融舞風華 116

5.5 橋邊驚現廖仙衣 119

第六章 金義威  畫像緝拿誰 123

6.1 大雨初歇四友聚 123

6.2 三惡漢憑畫尋人 131

6.3 高士亦尋傳家寶 135

第七章 同香會  群芳沐武威 140

7.1 同香會承傳古訓 140

7.2 女娃對抗沙家幫 146

7.3 諸葛楓千里尋侄 154

第八章 終南山  往事萬千纏 159

8.1 牛千斤初涉江湖 159

8.2 毒姑姑乖張莫測 164

8.3 高手情牽花紫薇 169

8.4 煩惱姑娘入迷途 174

第九章 迷津閣  凌嫣渡迷津 179

9.1 月江湖縱容尋死 179

9.2 才子佳人路崎嶇 183

9.3 蜨姑好奇美信物 188

第十章 下西洋  南邦掀巨浪 193

10.1 薩立身份惹猜疑 193

10.2 建文帝流落南洋 197

10.3 千舟渡果斷護駕 205

10.4 商常在身負深仇 209

第十一章 初闖蕩  師劍兩茫茫 216

11.1 百囀谷遇易雁寒 216

11.2 時光停頓一瞬間 224

第十二章 聲勢壯  群雄送西航 232

12.1 仗義相陪探道觀 232

12.2 赤土渡頭群豪聚 235

12.3 千舟渡爭睹帝王 247

12.4 諸葛姓氏不容改 251

第十三章 風波定  高手紛歸隱 254

13.1 新婚夜紫薇憶舊 254

13.2 奪命三針成最愛 260

13.3 開竅人勸懵懂人 266

第十四章 爭攬月  雙姝刀劍決 273

14.1 語言傷人如利刀 273

14.2 各自淌淚心有情 279

14.3 紫籐茶樓共話別 281

14.4 隔斷紅塵三千里 287

第十五章 意闌珊  航向新港灣 294

15.1 姑姑暗裡截信函 294

15.2 煙波湖畔傳密語 300

15.3 靜城新朋聚一園 303

第十六章 星空低  桑高斗蠻敵 314

16.1 乍聞強族闖邊關 314

16.2 觀星大樓遭侵佔 321

16.3 煙火人間起奇陣 327

第十七章 走三邦  路長多思量 332

17.1 心悅君兮君不知 332

17.2 天長地久何時休 343

17.3 雲晚裳天不假年 348

17.4 諸葛通翩然來訪 351

第十八章 縱不捨  落葉寄歸根 354

18.1 郡閣囑咐歸南邦 354

18.2 思桐寒星驅海鬼 358

18.3 凌霄花箱無音信 363

18.4 劉氏山莊聊名劍 365

18.5 書信全焚化輕煙 372

第十九章 日已暮  漸遠漸無書 375

19.1 信鴿絕跡韶光逝 375

19.2 一禪折刀煞氣強 382

19.3 三次序文無前例 384

19.4 品茶大賽眾俠來 388

第二十章 嘉孝心  潤澤哀思情 394

20.1 紗燈小館惠州情 394

20.2 哀悼武林少幾人 403

20.3 沙家之光夔龍樓 407

20.4 南邦武林蔚俠風 413

第二十一章 還須散  溫柔托慈悲 418

21.1 春波河上風雅敘 418

21.2 邢如灰心向鎮江 422

21.3 秦乙仕臨別托劍 426

21.4 溫柔早已作慈悲 431

第二十二章 迷不悟  簾叩月江湖 438

22.1 自取其辱尋他去 438

22.2 布幔底下死相驚 443

22.3 秘不發喪緝元兇 445

第二十三章 終十劍  詩盡煙雲閒 450

23.1 牛千斤不同往日 450

23.2 姑姑死後仇家隱 454

23.3 郡主妙計請入甕 459

23.4 十劍完招人何在 463 

 

 

建文帝在逃:情愛,終不許一語道破 

——序陳蝶的武俠長篇《南邦詩劍煙雲錄》

 

序◉溫任平 

(一)

大概在1950年,中國武俠小說由於金庸、梁羽生、倪匡、臥龍生、等人的出現而有“新派武俠小說”。古龍、金庸歿,市場的說法是“金庸死,武俠小說亡。”黃易推翻了這個悲觀的假設,從事黃易體的網路玄幻武俠小說實驗,帶給“華語武俠小說”新的契機。  

“華語武俠小說”加上黃易的既玄且幻,為武俠小說打開了另一個領域。陳蝶寫南洋武俠小說,時空交錯,玄幻變得順理成章,時空穿越,並行宇宙並不悖逆情理,反而有間隙寫一般人之不敢言、不敢想,多了以虛馱實的空間。 

溫瑞安創造了一個奇蹟,他寫了一千兩百多部武俠小說,馬來西亞人。一直以來,中國武俠小說作家都來自兩岸三地。陳蝶繼溫瑞安之後寫華語長篇武俠小說,從我的角度看,是一種傳承,也可以是一種顛覆。我就這個角度,讓我的序文走上可能崎嶇的山路。 

 

(二)

陳蝶的《南邦詩劍煙雲錄》,是一部變體的自傳(autobiography),她把自己24歲開始的文學經歷,她的朋友、她的人事異動、她和文化界人士的交往,包括困擾,她個人多年的感情糾葛,都寫進去了。多數人物的名字,都以諧音出現,用指事、會意、假借之法或借代或暗示。溫任平在南邦詩劍錄成了“溫雲俠”,溫瑞安是“溫晴俠”,都不是什麼壞蛋,神龍見首不見尾更像高級龍套。我不在意扮演龍套,我的現代詩寫作中飾演過青衣,飾演過路人甲乙丙丁。 

出現在陳蝶這部近23萬字的武俠長篇的人物,在現實的馬華文壇,可以找到超過280多個本尊。大多數是作者的人生過客,陳蝶交往過或書信往來過的友儕。有些情節稍微有點搞笑,都點到為止。陳蝶小說的故事發展,一直是為了尋找被朱棣篡位的建文帝,江湖高人秦乙仕(可能是金庸)諸人勸帝躲去錫蘭。朱允炆被皇叔追殺,江湖中人尤其是朱家後裔都在尋找他的下落,前者可能為了協助他重奪帝位,後者是拿人領功,江湖險惡,殊難預料。 

陳蝶把她的個人傳記、她的懺情錄放在600年前的歷史背景,拉開時空距離,可收超現實兼懸疑之效。那280多位本尊,可能會好奇地攬鏡自照“對號入座”。作者不帶惡意的調侃,陳蝶無意於惡搞諧諷,她用心於通過一個虛擬的蜨姑,交代自己50年來認識的人物與經歷。  

南邦詩劍有近七、八個愛情故事,實有其事居多,情節當然在技術上必須有虛有實,障眼法用了不少。蜨姑有意無意間撮合一些男女,最終只有花紫薇與伊無詩修成正果,結為夫妻。《南邦詩劍煙雲錄》的那塊煙雲,主要是男女感情的迷障。“詩劍恩仇”綰接感情糾葛,陳蝶的這部小說乃成為蜨姑的懺情錄。小說裏不同男女主角或配角,他們的邂逅:有磊落的交往,更多的是曖昧的感情交織使南邦國的詩劍煙雲,成了集體的懺情篇。除了蜨姑的個案,其他“懺情”力量似乎不足,我們這些路人甲乙丙丁,知道些許內情的,不無感慨惋息。

懺情的蛛絲馬跡,比武藝的較量有趣。金庸小說的武功有東方不敗為標桿,有周伯通的左右手互搏的空明拳為詭奇。古龍的小李飛刀,得箇講字,卻確能割斷敵人喉咽於瞬息。我們都見識過、古龍筆下葉孤城與西門吹雪決鬥於紫禁之巔,過程留白,可劇力萬鈞。陳蝶的武打是傳統的梁羽生、臥龍生、金童一路,他們的招式比他們溫和甚至更“合理”,說得難聽一些:沒什麼看頭。 

如實的說,陳蝶的武俠不是百曉生的排名,而是借武俠的大氅披在西馬、東馬的版圖,以馬來族裔的背景,一些人物甚至是馬來民族英雄,寫南邦人文交錯與流動。作者把一生的文化與感情際遇也寫進去,作者不知不覺,同時建立感情的烏托邦(Utopia)與烏有邦(Ou-topia)。

 

(三)

小說中的主軸是協助建文帝,這過程得躲避朱棣錦衣衛的追殺。這是600年前的歷史,框在當下,保持客觀距離、美學距離。從還珠樓主開始的《蜀山劍俠傳》,到晚近的金庸古龍溫瑞安黃易的作品,虛構玄幻詭異是中國武俠小說的特色,因此600年的明初,與當前大馬情境時空交疊的虛構,就沒有合不合邏輯的困擾。把自己的經歷變形敘述出來,甚至有趣,把東西馬文學/文化界人士,一個個“改頭換面”成了武俠,老實說,阿蝶實在有點“大膽妄為”,但作者懂得拿捏分寸,沒有得罪任何人。 

上個世紀70年代末,李系德(原名李英華),曾把那時候,馬華華文寫作人協會籌組階段的舌戰,寫成兩派人馬的江湖衝突《武林群英會》,李系德以諧謔體寫文藝武林,對陳蝶而言不無啟示。李系德寫文章志在調侃,陳蝶以時空交錯的佈展,寫自傳情史並且為武俠小說的“瓊瓦”(Genre)多加一片情瓴。 

金庸古龍的絕世奇功,內力罡氣到五花八門的武器,珠玉在前,陳蝶顯然無意“發明”、“創造”新的武藝/武功超越前人。武俠小說只是一個包裝,打鬥的功夫停留在50-60年代的階段,讀者並不在意,讀者更留意的是武俠—-尤其是俠義精神——與大馬文壇點點滴滴的關係,還有諸多情緣情債的下落。 

“俠義精神”是小說的精神主軸之一。龍伯的奮不顧身救助主子,是俠義精神也是護主重責。武俠小說愈是往後發展,劍擊武打愈來愈不重要,對作者而言,對評論者來說,八宗戀情,除了花紫薇與伊無詩,其他諸如第一女主角蜨姑、羅慕華、梁一禪、易雁寒;凌嫣與建文帝;花紫薇與王長波;尤蒂與邢如灰;雲晚裳與賴郁;方真真與賴郁:方真真與溫晴俠……都沒好結局,反而引起吾人對作者愛情觀的蠡測。女主角蜨姑的“四角戀”在所有戀情中,最錯綜複雜,帶點中國三十年代張恨水的鴛鴦蝴蝶派小說的趣味。 

作者的愛情觀是佛系因緣式的,花開花謝自有其時,她沒從佛學的角度深究從佛家、佛教、釋的因緣觀,反而更著力描繪,一對對男女從緣起的邂逅、相愛,到緣盡的放下、離開,還有過程對當事人的影響與改變。 

天意弄人,這裡頭有多少對男女的誤解、機緣巧合與更決定性的機緣錯失。蜨姑寫與羅慕華的感情,落筆不多,故事愈發展,感情的濃度愈是平淡。以“慈悲”,看自己與羅慕華的感情,也真夠“慈悲為懷”的了。

 

(節錄) 

 

內文摘錄

第一章 | 訪舊友 途中有奇逢 

1.1 滿剌加新王崛起 

建文四年,九月。(西元1402年) 

八月已盡,九月初臨,若按中原天氣,乃中秋過後,天侯幽涼,然而此地四季只分晴雨兩極,所謂四時皆是夏,一雨便成秋,士人日常出門或遠行,亦只是輕裝簡馬,無甚顧慮。 

丁雲痕接獲家鄉好友勸歸敘舊,自是雀躍打點,擇時上路,穿上藍草色交領右衽衣褲,腰繫絛帶,束髮結以布巾,足登牛皮短靴,一個包袱一把刀,大早從南方天獅島乘舟渡海,再僱馬北上。  

途徑叢林鎮甸,泥道邊村,獨自輕騎,無有旅伴。多年風來雨去,歷練無間,遠到天獅島十年以來首次回鄉,雖曰稍有小成,名聲在外,而孑然一身,天涯極目,未免鄉音故舊,歷歷上心,想及往日亦師亦友者就會出現眼前,不由揚鞭催馬,氣爽神清。 

長途跋涉於陸路,心情自然大有不同,少年時囊中困頓,倉皇隨鄉人水路南下謀生,哪知路是什麼路,鄉是如何鄉,乘此時才有機會縱馬揚蹄,或步入青山翠色,或踏盡荊棘滿途。歸途伊始,行了五十餘里路,卻不見有官道驛站,可供歇息飲馬換軍情,可知腳下大地並無整體官府統治。 

有此比較乃是昔日聽過方舟、葦舟、遙舟、雲舟與草舟五位前輩談起他們早年身在中原之時,策馬長驅於官道,與眾俠客飲馬於驛站種種逸事,令人心嚮往之。 

沿途看來只有小國小村零散四佈,人民多為武冕族,皆友善敦睦,一路邊走邊探,原來他們各有疆界,彼此之間或因通婚而結盟,或因爭地而結怨,親族事體,顏面國風,若去到生死關頭,小國之間兵戎相向亦是常有之事。 

又行了五十餘里,見有野店小攤,亞答葉蓋頂,竹子綁成牆身,木頭桌椅散置里外。下得馬來,見攤子後方柴火生煙,鼻子倒嗅出了熟悉氣味,繞過去瞧,兩名婦女皮膚色暗,衣着卻極為花艷,頭上盤着鮮花與髮飾,正對着大鐵鍋攪煮着什麼,趨前一看,正是姜母茶,村野人家多飲用此物。丁雲痕欣然到攤前與五六個過路客同飲寒暄,自小於鄉下與武冕族為鄰,他也能說上一口武冕土語。 

店裡亦有擺賣飯食,店家給各人添了熱飲,再給新來路客捧上一個泥陶大盤子,中間倒扣了一碗米飯,周圍散撒些油炒小魚乾,香爆姜椒和花生米,該飯吃來香氣繞齒,令口腔生津。他習慣模仿土族,先在一個陶碗水中沾淨右手五隻手指,再以手指曲成勺狀抓取飯食,送到口邊時更以大拇指將飯團推進口中,他感覺此飯有些粘合,因問店家如何煮得。 

店家笑道:“此食並非祖傳或由外人傳入,乃是一時家裡無有存糧,錫幣用到見底,銀子更是從缺,歪頭想想,計上心來,見灶間隨處堆放着老熟椰子,一般用來搾油。而將其漿液合大米煮之,可讓白飯吃來順喉,這椰漿也為村民日常烹煮野菜魚蝦所用。恰好隔夜小魚乾剩有若干,花生米炒熟配姜茶還沒吃完,如此湊合湊合,便解決了一頓,雖感寒酸,倒也並不花費。 

日子久了,村民們婦孺相報,口耳相傳,家家自備。後又有巧手婦人抓些老薑與花椒搗碎加辣,與胡蔥莖塊參合,下點椰子油,炒香增味,後鋪於野芭蕉葉子,順手拉下一根棚架下胡瓜,切片亦可增色。村民平日河裡捕魚撈蝦,或煎或煮,林間摘回樹芽,田里採些通菜,熱水清燙將就配飯,自發現這道油脂飯十分可口,便成了我鄉主食。” 

家一口氣說得詳盡無比,丁雲痕聽得此飯來龍去脈,感慨他們苦中作樂,竟能從貧窮又無意之中治出此等佳餚,又到灶間一轉,給他加飯與姜椒辣味,復加一句:“剛剛椰子林間散養母雞下了蛋,便宜你吧!”  

一面將水煮蛋去殼剖開切成兩半送至他盤中,白水煮蛋原本味淡無什嚼頭,配上這香辣油脂飯,卻生出軟糯綿香滋味來,使他不禁叫好,離開後必然還願意勒馬回首,欲再大啖!  

咦,武冕土話稱此飯為“納西勒馬”,意即油脂飯,土語油脂,其音在漢人語言正是‘勒馬’兩字,自己何不名之為‘勒馬飯’,正合自己馬上回顧之饞意啊!  

用罷飯食,兜裡掏出幾個錫幣付與店家,店家客氣,給多找了一兩文。欲告別離去,卻見店裡廚傭模樣少年走了出來,當眾舉起一個碩大老熟椰子,另一手以尖利木條一瓣一瓣地撬開,並拽掉其外部堅實木纖維皮層,變成一個球殼,再換以木製棒槌順着球殼繞圈不停敲打之,旋即椰子殼分為兩半,清冽椰水登時啪一聲往下潑灑四散!  

他年約十三四歲,臉上露出純稚笑容,丁雲痕驚奇見他不必利用刀具而能將椰子打開,不禁對自己帶着佩刀出門感到汗顏!  

忽然,他見少年兩手往胸前縮回,復又狠狠向前方一送,唰唰兩聲何等快速,順着其勢望去,這兩個半球帶肉椰殼像長了翅膀,直直地飛竄出五丈許遠,不偏不倚打中了兩個黑衣騎馬漢子腦門,因距離甚遠,沒聽到任何聲響,但見兩人來不及迴避經已倒地,馬兒受驚立時亂竄而去!少年箭步跨去察看,丁雲痕亦飛步上前,問道為何擊殺兩人!  

少年蹲下身子手探彼等鼻息,原先純稚臉孔此時老練地冷哼一聲道:“他們前時追殺此間新王,打死了我數個好友,當時我來遲一步,讓他們逃離了。果然我料得沒錯,他們會再來行刺!” 

(摘錄)